Wednesday, November 29, 2006

早日康復

在痛苦的忍耐無法左右任意移動脖子兩天後,我終於還是慢步到對街的外科診所...

醫師姓蔡,小診所中掛滿了扶輪社的各種祝福,很明顯的標示了他的社群,然後還有各種可怕的外科包紮道具,診所的燈光是黯淡的白色日光燈,如果在一明一滅,就可以確定,我待在一間鬼屋裡!

依照程序,哪個像不良少女的護士為我量完血壓後,醫生喊我的名字,進到問診間後,七十歲的男姓蔡醫師,緩緩抬起頭看我,他的對面則坐著一個歐巴桑,我不知道她的角色是什麼?!

蔡醫師說:「怎麼了...」
我一五一十的回答,然後,他聽完沒說什麼,倒是歐巴桑說:「盡量不要任意轉動脖子,睡低一點的枕頭,睡記憶枕也不錯...」

我回答:「喔!我不愛睡枕頭。現在想亂轉脖子也不行阿」

一陣沈默後,蔡醫師終於緩緩的說:「吃點藥吧!祝你早日康復!」

就這樣,我看完了醫生....

1 comment:

秋桑 said...

那診所聽來挺詭異的...

總之 還是祝學姐早點好起來